旺旺仙贝贝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关于套路男朋友那点事儿·15【完】

獭獭獭酱:

🌟高亮:达夏x贺Tina


全是私设和OOC,不上升真人。


用一首最近很喜欢的歌来做最后一次文前废话吧。


“人生总有些些遗憾那就随它去,


短暂的阳光也一样温暖了心灵。”


                                    ——刘惜君《遥远的歌》






十五


和Tina的升职邮件一起来的,是属于她和达夏的一把钥匙,一把能打开一套简简单单的一室一厅公寓的钥匙。


其实只是暂时租赁的房子,达夏毕业后工作室逐渐走上正轨,若是每天坐地铁回家,不仅是时间的虚耗,也增加了一天的疲惫。和家里认真商量了一下,达夏最终决定在Tina工作学校的所在区租了一套房,除去自己和父母的钥匙,达夏另外还配了一把钥匙。


 


 


他并没有想到这天Tina正好升职,接到下班的女朋友时只见她脸上藏不住的喜悦。


“有什么好事,你笑得和偷吃了大米的小老鼠一样。”


“我升职啦,以后就不是助理了,我现在是专员啦!”,天气炎热,Tina的头发高高束起来,随着主人走路还高兴到踮脚的动作上下晃动,“明天不上班,今天晚上去吃点好的庆祝一下吧!”


达夏清楚Tina那些小九九,女朋友好吃一直是他乐此不疲调侃的关键点:“昨天还说夏天了要减肥,今天又想着吃了?”


“吃饱了心情才好,心情好了我才愿意去减肥!去嘛,我昨晚微博上看到一家很灵的店,去嘛去嘛。”Tina摇着达夏的手臂撒娇,看得身边经过的同事一脸惊讶,这仿佛和学校里那个雷厉风行的Tina不是同一个人。


达夏吃不住这种攻势,向来都是笑着应下来的。牵着手往车站走去,正巧遇到Tina的同事一并在等车,国际学校气氛开放,两人牵着的手引起一阵口哨。


“Elnovio?”外教同事逡巡的眼色暧昧又八卦,女人就是天生的八婆,并且不分国籍。


Tina略略一思考,回答得很快:“Prometido。”


又是一阵口哨声,达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干脆就安安分分站在旁边看着Tina应付同事的盘问,顺手接走Tina手里的提包,捏着女朋友的手心观望公车。Tina用余光看着男朋友的脸,心里庆幸达夏听不懂,这种让人羞红了脸的事情,自己暗戳戳知道就好了。


 


 


吃饱喝足不过八九点,Tina咬着奶茶的管子,走着路还要踢小石子,尖头的高跟鞋头部蹭上了黑黑的印子。达夏一手拉着童心不泯的Tina,另一只手在衣服口袋里松了又紧。他有些紧张,明明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简简单单一句“给你我住处的钥匙”此刻竟让他感觉到了沉甸甸的使命感。


像是要完成一件什么大事。


“你在想什么?看你脸色不太对劲?”Tina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达夏,但她就是觉得达夏有什么事没告诉她,让她心里也没由来的担心,最后还是没熬住问出了口。


达夏支吾了两声,堪堪挤出一句:“你和我走一趟呗。”


“走一趟?你演刑侦剧吗?诶,去哪儿啊?”达夏速度倒是很快,伸手在路边拦了一辆车把Tina塞进去。


 


 


出租车停在一条弄堂口,Tina下车后站在路边打量四周。这地段靠近新兴的时尚据点,但又是老上海时期保留下来的老房子,新与旧的缓冲段,多数住着心怀梦想和大志的年轻人,租一间小小的房子,筑一个大大的未来。她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踩着楼梯上到二层,沿着走廊灯走到最里头的房门口,达夏停下脚步,从兜里掏出钥匙放到Tina手心里。


“我在这里租了间房子,方便上班,也希望能方便每天能接你下班回家。”达夏说话间楼下跑过孩童的嬉笑,他的音量不大,怕Tina听得不太清楚,于是就提高了音量又说了一遍,“我是说,我每天去接你下班,回不回这个家你决定。”


Tina迅速把钥匙串上自己的钥匙圈,还拿到达夏眼前叮叮当当晃出声音来,环抱住达夏:“那现在就带我回家吧。”


进门是达夏背着Tina进去的,把人放到沙发上,转身就被拉住衣角。还没来得及开灯,靠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和马路上的灯光,达夏和Tina窝在小小的沙发上亲吻。光线昏暗看不清对方的脸,Tina嗅着达夏身上的味道,生出一种新婚的感觉来。


“真好,我们也算有一个自己的空间。”Tina把下巴搁在达夏的肩头,任由达夏的手指一缕一缕玩她的头发。


“可我只租了一年。”


“到时候再续咯。”


“不续,”达夏把Tina往怀里抱抱紧,“明年这个时候你该搬进新房了,两室一厅可能有点小,还有一间要留给我们的小公主……也许还要辛苦你和我一起还个房贷,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Tina埋在达夏的颈窝里偷笑,伸出手指在达夏的背上写一个“好”。


这个“好”啊,可不仅仅是愿意和你一起还房贷,也是在告诉你,愿意和你一起努力,争取让两室一厅再大一些;想要和你共居一室,然后儿女双全。


我想你一定知道,毕竟我们此刻心贴心,我心里想的都能让心跳频率敲打成摩斯密码传达给你,只让你听见,只有你能解。


 


 


达夏的22周岁已经过去快半年了,大概是当初的豪言壮语说得太多,最近Tina老觉得达夏的行为奇奇怪怪,没事老喜欢看看存折里的钱,路过珠宝店的眼神比自己这个女人还有留恋。


“该不会是打算求婚?”


这个念头在Tina的脑海里盘旋一圈又一圈,足够大雁南飞又归来。越想越在意,越想越觉得真。Tina怕哪天达夏来个突然惊喜,想着要给自己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所以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时刻准备着把自己嫁出去。


她和老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老周差点手一抖把一杯Tina排了一个小时队的奶茶泼出去。


“贺铃铃你能不能矜持点儿,看你这猴急样儿,你是不是恨不得今晚就求婚,明天就领证洞房,后天给你的亲亲老公生小公主啊?”老周抢救回自己的奶茶,小心翼翼啜一口。


Tina认真严肃敲敲桌面:“我真的觉得很快了,女人的第六感,你不懂的。”


“贺铃铃你皮痒了?谁还不是个女人?”


“不不不,”Tina伸出一根手指摇摇,“女孩儿,你还是个女孩儿,我和你已经有代沟了。”


老周默默放下了奶茶,伸手握住Tina的手:“难道我这几年的担心终于成为现实了?可以不做干妈吗,我觉得干姐姐挺好的……”


“你十三啊!你还是想想怎么和老情人同坐一桌吧,到时候你要是敢喝高了砸了我的婚礼,转头我一礼拜给老三介绍一个外国美女,金发碧眼不脱发的那种。”


“贺铃铃我再说一遍:我现在不脱发了!”


 


 


提心吊胆半个多月,Tina都没有等来自己预想中惊喜的求婚,有点失落是难免的。情人节过去,白色情人节也过去了,甚至连春天都快过去了,达夏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想到这里Tina不由得叹了口气,抱着靠枕看电视,不断地调着频道。


“下去散步吗?”达夏收拾了餐桌,把垃圾袋放到门边上,走过来询问。Tina叹气归叹气,情绪一会儿也就过了。转头看看外面天气正好,关了电视就去换鞋。


儿童节过了没几天,弄堂里的孩子还沉浸在自己的节日中,穿着小学校服互相追逐打闹,稚嫩的声音传进各家各户,没多久就被家长拎着耳朵回去写作业了。Tina和达夏沿着这条马路走了个来回,身上出了些汗,都想吃点什么凉快的东西清爽一下。


商场太远,远水解不了近渴,就近走进了弄堂口的小卖部。


Tina站在门外等,达夏看着她的背影,挑了两只冷饮,付了账。


“给你,香草的。”冷饮贴上Tina的脸颊,凉得她打了个颤。Tina看了一眼达夏手里的冷饮:“没新意,你怎么老是吃巧克力的啊?”


“你不也只喜欢香草的吗?”达夏拆开包装纸,递到Tina手上。


风带起路沿下的叶子,两人靠着路边的香樟树,达夏凑过来咬了一口香草味的冷饮,Tina没由来得心里一阵发紧。


 


 


“可巧了,刚才我买冷饮的时候老板也给了我一张刮刮卡。”达夏转过头来看着Tina,直愣愣的,“但我这次没有中奖。”


Tina笑笑:“哪能运气一直那么好啊,你中过一次头奖还不乐意?”


“人都是不满足的,我中过一次特等奖,我就想再中一次特等奖。”达夏的手在裤兜里攥紧。“上次我中了一个女朋友,这次我想中一个共枕人。”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辈子分享一个枕头?”


 


 


身边的马路上有人骑着老式的大轮子自行车经过,铃铛声音带了些铁锈的味道,嘎吱嘎吱经过他们身边。天气渐渐热起来,这时候偶尔也有一两声的蝉鸣,而和收废品的叫唤声比起来也不足为道。


在这些背景音里Tina恍然想起那个没羞没臊的初夏里走在前面一脸厌烦的男孩,转眼变回眼前手里举着戒指,满眼写着紧张,在大街上就跪下来的男人。


Tina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冷饮,嘴边可能还残留着甜腻的奶油,身上是宽大的T恤和休闲的运动裤。她觉得这场景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但却又认为这才是最完美、她最想要的。


“枕头那么小,要怎么分享,不如你今晚就告诉我吧。”


 


 


我们这几年,就是三色杯里的草莓味。要等到草莓味都吃完了,两边的冰淇淋才终于能够融化在一起。


天地良心,关于消灭草莓的那点事儿,是香草先动的手,而巧克力甘之若饴。


 


 


圈圈圆圆圈圈,无名指是你的名字。


-END-



婚姻和爱情

善陈:



王俊凯说结婚后吧,结婚后会很幸福,这是常人羡慕不来的,独一无二的心得。结婚后为什么就会很幸福更幸福呢?明明谈恋爱的对象并没有变,而且现在两个人已经该做的都做了,亲也亲了抱也抱了睡也睡了,还能怎么幸福呢?


脾气闹过,没分;怀疑产生过,没分;哭过打过记恨过,还是没分。重庆有个词,专有的,形容路不好走——“梯梯坎坎”。梯梯坎坎两个人都走过了,知道什么时候扶对方一把,也不会再因为对方怄气推自己而吵着要分手,王俊凯说,“王源儿,有句话我要提前跟你说,我们两个吵架归吵架,打架也行,往死里闹都行,就是不能把分手当气话随便说”,但真就没说过吗,说过,而且经常说,因为双方都知道是致命点,所以有时候急了就专捡来这句话说,下决心地说,说完就哭,哭的也很难过,对生命都绝望了得难过,说完也怕,怕完还要期待,期待这次的试探证实自己心中对方很爱很爱自己的答案。


既然困难的路两个人已经一起走过来了,那现在就应该是迎来了很幸福了才对。看对方一眼就知道对方的喜怒哀乐,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对方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甚至发现对方自己多没有发现的潜意识,我是比你更了解你的另一个你。这种感觉很微妙,远远胜过爱情带给人的喜悦。我们的默契无人能比,我对你全世界最好,你是全世界最懂我,最爱我,还要怎么幸福呢?还能怎么幸福呢?




婚姻,婚姻因人而异,但我相信我们的婚姻就会更幸福。因为我的另一半是你。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光鲜亮丽的爱情会被柴米油盐打败,变得灰头土脸面目全非,‘结婚前你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对我很好’。那我们的婚姻为什么就能不落于俗套呢,就能脱尘出新就能比其他情侣幸福呢?因为我们的婚姻是爱情的保护伞,是爱情的无限保质期。


结婚后你会更邋遢睡觉更没型吗?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你什么样我没见过;结婚后我们会因为家务分工吵架吗?拜托,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因为家务早就吵不出新花样了,要想吵完全可以一个人分饰两角,连你怎么吵我都知道,算啦算啦,还是按老办法解决啦;结婚后我会更不安整天担心你不爱我出轨吗?这个嘛,醋是照常要吃的,毕竟是大醋王,但不会不安啦,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是最契合彼此的,偶尔一朵野花那可是我对你的考验,你要是敢考试不及格我就......我就......不会啦,你怎么会考试不及格呢,想象不出来嘛。




那结婚后有什么不一样呢?结婚后我们就不再是只有爱情了,再吵架说分手都没用了,我就不怕了。说离婚?除非我断了七情六欲飞升上仙,但就算是做神仙都还是想和你神仙好伴侣呢。结婚,结婚要邀请自己最重要的亲人朋友见证,要获得在乎的人的认可和祝福,戒指一戴,婚戳儿一盖那可就是告诉全人类,不,全世界,全宇宙,我们是夫夫了,我们可以正大光明站在一起,我可以随时随地抱你亲你安慰你,奥,不行,也是要考虑不要太过分,像其他情侣一样就可以了。


让我想想结婚后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可以一起写歌唱歌,夫夫唱歌不可以吗?可以的啊,有什么不可以的理由呢?我们有小红本;可以和你手拉手逛街像青春旅社的爷爷奶奶一样世界环游,还有理由能阻挡我们吗?我们有小红本;可以在镜头前说‘他呀,爱吃零食自恋臭美爱耍帅,但可爱聪明贴心细腻会心疼人’,还用慌乱躲闪吗?我们有小红本;可以想看你就看着你,盯着你看一天一辈子,眼里都是你,看到你害羞脸红摸摸你的脸,我们有小红本;可以和你好好说话不用微信手机,我们有小红本;可以把凡事第一个想到你的心思明明白白展现出来,我们有小红本,在乎你才是正常的;可以正大光明吃醋啦,下次再生气不用憋着都没人再吵啦,我们不生闷气!男子汉大丈夫,有事明面上解决!我们有小红本!我们有小红本!我们有小红本!我们有小红本!我们有小红本!我——们——有——小——红——本——!




我们现在就已经很幸福了,但总归来说,结婚以后会更幸福,真的令人期待啊!




————————————————————


婚姻和爱情不一样,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婚姻需要见证和认可才会幸福。自在自如地说起他,说我们结婚了,说谢谢大家的祝福。


爱情最完美的样子,它不是在万众催促下产生的,也不因肩负使命提前成熟,更不会有人好为人师指点江山告诉你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什么样子最好,它就是自己,如四季变换花朵盛开雨滴飘落,自然而然。




但还是要做点努力的,如果你知道这是一颗可以结出完美果实的种子。保护土壤,温度适宜,水分充足,光照适量,剩下的,剩下的交给种子自己。




地球七点十五遇到阳光。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三寸钉变大啦 吴老狗×三寸钉 r18

短  cp乱炖  甜  一篇完 R18 
    开车啦!!
 
       吴老狗曾经想过很多次自家狗儿变成人会是什么样子,但从没想过,会是现在这样----
       今早刚睁眼,吴老狗就感觉胳膊被什么压住了。奇怪…三寸钉怎么这么重,还没毛?!吴老狗一个激灵从被窝里跳起来,只见一个唇红齿白、皮肤白嫩的少年躺在自己身边,凑近一看,小孩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颤抖。关键的是这小孩头上耷拉的狗耳朵、身后毛茸茸的狗尾巴,简直太让人犯规了!!更令人把持不住的是,他身上竟然一丝不挂!吴老狗的下身正在隐隐发热。
       其实小狗儿已经醒了,只是没想好要怎样跟吴老狗解释这件事。说是报答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还是看他一人孤苦伶仃只好变成人来陪他?虽说平日晚上小狗儿有时也会变成人躺在他身边,可没想到这次竟然睡过头了,还没等变回去吴老狗就醒来了,才会有现在这样尴尬的场景。
      “主人?”
         吴老狗一惊,他他他…叫我什么?!
      “主人…我是三寸钉啊…你不认识我了吗?”小狗儿用萌萌的下垂眼看着他。
        你变成这样谁他娘的还能认出来啊!!吴老狗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好像看一眼那身下的欲火就会喷薄而出。
      “主人…你…”
       吴老狗看向小狗儿手指的地方,一抹,擦!竟然流鼻血了!
   
        张启山、小副官、二月红以及九门的所有成员都携夫人来了,一群人像看猴子一样围着这14 5岁的少年看。昨天还好好的小狗儿,今天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清瘦的少年…
        小狗儿平时就和大家很熟悉,再加上如今清秀的容貌,很快就讨得了大家的欢心。于是,就出现了下面的情景…
        小狗儿盯着陈皮怀里的糖油粑粑,咽了咽唾沫,舔了舔红艳艳的小嘴,又抬起头望着陈皮,下垂眼里满是星星,眨巴眨巴的。陈皮早就看呆了。小狗儿刚伸手要去拿,陈皮就把手缩回来了,邪笑一下,指着自己的脸说,“小三寸,盖个章就给你。”小狗儿的脑子里全是粑粑,马上就在陈皮脸上“啵~”的一下,喜滋滋的那些糖油粑粑吃去了。陈皮对后面黑着脸的吴老狗挑了一下眉,好像在炫耀。
        副官和丫头已经被萌得不行了,一个说着要泡桃花茶,一个嚷着要做面条,都想把小狗儿往自己府上拉。吴老狗终于忍不了了,看着自己的小狗儿被这个抱一下、那个亲一下的,整个人都处于低气压,站起来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大喝一声:“谁敢带走我的小狗儿!小心我放那几十条狼狗!”所有人心说不好,赶紧都溜了。

后面的不可描述: http://m.weibo.cn/5119326342/4009590834202302?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20005_0002
如果点不进去我会放评论嗒
第一次写文就炖肉😂好累哦~谢谢大家 晚安~